北叶暖

打脸来得太快——《逃出绝命镇》

世间事,变幻莫测,打脸什么的简直不要来得太快。

对一件事物,完全彻底明了前,还是不要轻易下结论的好,比如——奥斯卡。

之前因为最佳影片、最佳导演、最佳女主和最佳男配的缘故,我对奥斯卡简直要顶礼膜拜,真不愧是世界级别最具影响力的奖项,专业性+公正性无人能及。

它在我心中,就如同独孤求败在橘色的夕阳下,垂眸低吟着那一句:“无敌,无敌是多么寂寞……”(对不起,一个没忍住,串到了《美人鱼》)

怀着这样的心情,我翻滚着去看《逃出绝命镇》。最佳原创剧本奖什么的好期待,毕竟,如《水形物语》这般,精彩到了极致的都没得,《逃出绝命镇》得好看到什么程度!

事实证明,我还是太年轻,并且,我有一个疑问,怎么奥斯卡对抄袭这种事的容忍度是百分百么?!

十多年前,准确的讲,是2005年的《万能钥匙》,跟这个故事几乎没什么两样,都是关于夺舍。《万》是一个白人小护士被两个黑人夫妇算计,而《逃》是一个黑人小伙子被一群白种人觊觎。

并且,《万》实在比《逃》,高明太多。

首先从名字上来讲:

“万能钥匙”既可以单纯理解为,邪恶女配(白人身黑人魂)给女主的那串,引她入陷阱的可以打开所有门的钥匙,也可以引申为超自然力,或者说是巫术,只要你相信,它就无所不能,通往永生,或者地狱。

而“逃出绝命镇”,这五个字一下就把所有关键信息都透露了个够,特别是结局!主角绝X没有死,对吧?因为名字里有“逃出”,而不是“命丧”。一部恐怖片,居然还没开始,就将主角置于绝对安全的位置,那么,就算中间再如何险象环生,观众也不会太过紧张与害怕吖。

(所以,哪怕就叫“绝命镇”呐,一语双关。既可以暗示最后主角死了,也可以单纯表明镇子的属性,会死人,但鉴于主角光环,所以,极有可能生还。)

再来分析剧情:

为了清晰明了,先来梳理“稳过了头变成平”的《逃出绝命镇》。

一开始,一黑人在某穷乡僻壤出事,紧接着,画面一转,另一个黑人出现。

(不用嗦,这个肯定是主角,因为没必要再死一个黑人来明示,某小镇对黑人来说,是多么的危险。)

然后,这个黑人的白人女朋友,要带他回某偏远小镇见家长。

(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儿?黑白配??这真的不是种族歧视,而是一种看恐怖片的本能反应,任何稍稍的不搭,都会在不久的以后,引来灭顶之灾。

特别是,这个白girl一直以非常美好的形象出现,亲们都懂的,反差越大,越能带来令人心头发寒的恐怖效果。

并且,他们要去的地方,除了绝命镇,还能是哪?)

半路上,出了次小型车祸。

(这个安排,私以为是整个剧本最精彩的地方,因为它引出了N条线索:

1、交代了黑人心里最沉痛的往事——他的妈妈死于车祸。这个心理弱点,也成为了黑人被坏人突破心理防线的关键。

2、来取证的交通协管员,出于种族歧视的原因,非要查看黑人的身份证,即使开车的不是他。这个记录成为了黑人获救的point,因为他的好友在运输安全局工作。这个工种设计的非常巧妙,但是,《水形物语》里主要人物的设计都非常巧妙,我会在文的最后详说,故,《逃出绝命镇》绝对逊于《水形物语》,怨念。

3、白美人非常激动的维护男主,甚至对交警恶言相向。把男主感动的不要不要的,以为女主多爱他,其实……如果想让一个人无声无息的消失,还是不留痕迹的好。

4、被撞死的是一头鹿,后面女主父亲提鹿的时候,话语间的优越感,和对鹿的唾弃,特别是那些微妙的形容词,“肆意繁殖”、“破坏生态平衡”什么的,用在动物身上固然没什么问题,用在人身上,似乎……也可?)

到了白美人家,白美人的父母特别热情的接待了男主,热情的有些过分。

(前面男主一路上的忐忑不安,还有那个交管员的言行,都在无声诉说着,社会上的种族歧视,非常严重。)

白美人的父母自我介绍,母亲是精神病医师,她全程保持和煦的微笑,看起来友善极了。而白美人已经过世的爷爷是名运动员,曾输给过黑人。

(这里也有很精彩的一个双关:

白父跟男主解释,为什么两个仆人都是黑人时,说他当年雇佣了他俩照顾父母,如今父母不在了,他不忍心让他们走。

刚开始看的时候,我以为他说的是不忍心赶两个黑人走,到最后,word天算你狠,原来是舍不得自己父母走……

但是,相比于处处双关的《水形物语》还是差了太多火候。我已经具体用文分析过了,就不多嗦。)

下午茶时间+晚宴时间,黑女仆不对劲了两次,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分裂。

(哎,都这么明显了,肯定是被催眠了之类的吖,白母不是精神病医师么?!特别是白弟一再挑衅男主,白美人和白父怎么劝说都不管用,白母一个眼神,白弟就老实的像只小老鼠。

那么,白母怎么可能有她显露出来的那么和善无害??)

男主先后跟两个黑仆交流,觉得很不对劲,中途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,被白母催眠,戒了烟。

(讲真,影片的节奏感和情节设计都很好,但,到了这个地方,实在有种看侦探片太早被揭秘的感觉。

男主既然能被催眠到这种程度,那么,完全成为另外一个人,也不是不可能。

所以,那两个人格分裂的黑仆,肯定就是这么受害的。

除了这种解释,难道还有别的可能?)

后面的情节,果然不负我望,白美人家开party,来了一堆白人,个个都对男主蜜汁热情。中间还夹个年轻黑人,但那个黑人的言行举止就像是年老的白人绅士。

男主不小心用闪光灯闪到他,他立刻发狂,后经白母治疗,恢复正常。

(催眠被中断,催眠继续,这就不消说了。

其实我想吐槽的是:导演拍这个片,根本是为了正面硬杠《万能钥匙》吧?

《万》里的恶人是两个黑人巫师,但其他黑人还是好的,女主最好的朋友都是黑人呐;而在《逃》里,恶人是所有的白人,对,所有。

导演甚至安排了一出白人公开拍卖男主的情节。

呵呵,当真是仇白仇得深沉~)

男主越来越觉得不对劲,终于发现了白美人的秘密,数不清的黑人合影,里面还有熟人——两个黑仆。

想跑,但为时已晚。

撕下面具的白美人一家,其乐融融一起动手,将男主抬走绑好。

当然,不用担心,男主肯定会反杀,片名早给大家吃了定心丸。

最后,男主朋友来接应他,男主安全离开,身后是死了一地的白美人全家。

over。

呃,怎么说呐,这个故事绝对是精彩的,情节紧凑,起承转合,埋线伏笔,演员演技,都属上乘。但是,它不出色,特别是对比同一类型同一主题的《万能钥匙》。

为了避免累赘,我就不把《万》也这样梳理了,只说它吊打《逃》的两点:

1、女配向女主讲述房子的历史时,说房子是跟一对银行家的儿女买的。还掏出一本相册,上面有一张相片是一对黑人夫妇和一对白人小孩(即银行家的一双儿女)。

女配告诉女主,那对黑人夫妇是银行家的佣人,虽然他们因巫术而闻名,但还是被虐待,于是在某一天,他们试图对银行家的儿女施法,进行到一半的时候,被发现。白人们因此暴怒,一拥而上,把两个黑人吊在树上,活活烧死了。

而看到最后,我们都能猜到,那对黑人夫妇并没有死,他们占用了这套房子如今主人的身体。

那么,最恐怖的地方就来了:如果他们没有死,那么,当年烧死的是谁?

只能是银行家的一双儿女。(即当年的施法是完成式!)

有没有脊背发凉,头皮发紧,满脑子“woc”刷屏!!!

真的是,无论什么时候,无论什么原因,无论何种环境,对天真无辜的孩子出手,都是让人无法忍受的!

日本很有名的《世界奇妙物语》,里面公认最恐怖的,就用的这个梗,名为《奶奶》:

一个小女孩的奶奶快不行了,她跟着爸爸妈妈去看奶奶。中途爸爸妈妈被医生叫走,只留她一个人陪着奶奶。

奶奶握住她的手,求她跟自己换一下身体,因为奶奶想去看一眼弟弟。小女孩虽然很害怕也很犹豫,但她还是同意了,跟奶奶交换了身体。

换了身体的奶奶,紧跑慢赶来到一个老年人家里,给他梳洗打理(其实不是弟弟,是旧情人……),中途被人发现,送到了警察局,还挨了妈妈的打(翘课)。

终于,在小女孩快坚持不住的时候,奶奶赶了回来,她很感激的握住了小女孩的手。

镜头一转,几十年过去,当年小女孩的妈妈也去世了,在葬礼上,长大了的小女孩忽然唱起了只有奶奶才会的歌!

最后,美貌少妇(真身奶奶)歪着头道,“我做了对不起美保的事情,我还是没来得及回去,因为我还有事情要做···”

即:奶奶为了活下去,推自己孙女去死!

这个故事看过许久了,我至今无法释怀,里面没有一个恐怖的镜头,却让我怕到了现在。

而《万》在轻描淡写间,将这个梗铺陈开来,到揭晓的那一刻,冲击绝对是核能级别的!

2、黑人夫妇的巫术虽然逆天,但成功的前提,必须是被施法的人相信巫术。

而女主,一个新时代的白人小妞,很显然,是不信的,所以,整个故事里,黑人夫妇所做的每一件事,都是在诱导女主相信巫术,而非简单粗暴的把女主抓了折磨她相信。

讲真,扭转一个人的观念,其实比杀了他,还要难。

君不见《盗梦空间》里,以小李子为首的各色精英,使出浑身解数,做出一个又一个梦境套梦境,在枪林弹雨炮火横飞中赌命穿梭,不就是为了让富豪儿子相信,富豪其实是关心他爱着他么?

而《万》仅靠女配的只言片语,就让女主相信了巫术(包括我,也信了……),实在是高不可言高人一等高处览众山~

(不过悄咪咪说一句,其实《万》里某些恐怖片专用吓人情节可以去掉呐,因为跟剧情联系不是很紧密,没有双关作用的话,很容易让人觉得是故弄玄虚。而既然有那么牛X的设定,这些小鸡肋完全可以cut掉~

还有,一开始,女配看到女主和“白人”律师坐在一起聊天,吃醋离开。“白人”律师追上她说,“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”,那时女主就在旁边,绝对能听得清清楚楚。那后来,生死攸关的时刻,她去找“白人”律师求救,就有些说不通了,毕竟她亲眼看到+亲耳听到,“白人”律师和女配的关系何等亲密。

所以,哪怕是加一个“把门关上”的小动作,在门外,“白人”律师跟女配怎么表衷心都好,门里的女主全听不见,这就合理多了~)

最后,再专门嗦一下《水形物语》里的人物设计,真真妙不可言。

主要人物:

女主是个哑巴,单身,清洁工。

女主的邻居,独身老人,同性恋,失业潦倒。

女主的朋友,黑人,清洁工。

还记得有影评说,《水》获奖是因了“政治正确”,里面的主人公都是底层边缘人类,用这种作主角,很容易获奖,巴拉巴拉一堆。

我真是服了这些看电影不带脑子,只为混喷一气的愤青们。

为什么这样安排人物身份,除了增加影片的戏剧性+反转性+冲突性外,最重要的,这样设计,剧情才能合情合理,让人信服。

反派大boss有多能力卓绝,我想喷子们一定没有意识到:

为啥他在听到垂死的科学家,说出“clean”后,精准的杀到了黑人女清洁工家。

因为他具备这种,瞬间分析出问题核心所在的能力。

实例为:

男主越狱大逃亡时,女主的邻居开着车试图进去运人,门卫拦下了他,左看右问,偶然间抹到了涂改的字迹,这才发现问题。

而boss君只是看了一眼,only一眼,就知道这辆车有问题,orz,跪了。

门卫的专职就是查人,每天看了那么多,都不能在第一时间,分辨真伪。

两相对比,boss君到底有多厉害,就不用再嗦了吧。

可偷运计划成功后,为啥,这么厉害的boss君却不能循着蛛丝马迹找到偷运者呢?

因为,偷运者的身份,是他无法想象的。

(倘若我没处于上帝视角,我也想象不到。

什么,您跟我说,是一个连话都不会说的瘦弱女人,加一个一只脚已经踏进棺材板的潦倒老爷爷,再加个整天唠唠叨叨,boss最看不起的黑女人,他们完成了特种兵都做不到的事,excuse me,哪凉快去哪,好么?)

不过,说回《逃》这里,它能获奖,除了“政治正确”,我实在想不出别的理由。

核心主旨抄的《万》;类似于破案的关键,不到一半的地方就吐露个干净;结局呐,又明示在名字里。oh my god!

当然了,它很好的取悦了黑人,请看这两条影评:

“一定要在西费城这种地方跟满场黑人一起看,简直人生不可多得的观剧体验……结尾那叫一个欢声雷动,我要是白人我都要吓死了……”

“和满场的黑哥哥黑姐姐们一起看这部电影还是十分有趣的,尤其是坐在我后方的黑姐姐,补刀补得那叫一个准,比b站的弹幕还有趣。最后反击的时候,整个影厅充满欢声笑语,鼓掌欢呼,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在看恐怖片。”

所以,给它个奖项,同样能够很好的取悦黑人喽,对吧?

(用最低廉的成本,换来无比巨大的收益,奥斯卡里绝对有商界大神压阵咩)

评论

热度(8)